法甲

木馬亦剛亦柔亦風流作品賞析

2019-10-12 16:04: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沉浸在亦庄的文字里已很久了,几欲提笔都自觉心有余悸,因为来自亦庄的文学世界太过博大精深太过琼花耀眼,他的江河横溢壮怀激烈,他的书生意气似水柔情,他的狂来舞剑怨去吹箫,他的指点江山挥斥方遒,他的对于创作事业的几近癫狂状态的痴迷与追求,无一不向世人呈现着一个文学才子夸父一样逐日的感人形象

  许多年前的一个雨夜,一个青年曾经面对着一辆飞驰而过的火车产生了一种向死而飞的勇气,好在那一刻他的理性战胜了心魔,在雷电交加中回到家里,并在自己后院的石头上刻下了圣贤的名句:“院径荒寒,出入铁骨铜胆客,茅屋虽小,要出惊天动地才”于是,他开始直面生活的现实,并百折不挠地构筑着自己辉煌的文学美梦

  他写文章喜欢用土语他说“唯有土语才能本真,土语是祖母腌制的咸菜,是母亲浸泡的豆芽他说咱哭,是泪蛋蛋跌在沙窝窝里,咱笑,是小河水呀哗啦啦地流他说有耳不洗颍川水,才是健儿血溅堂庙点梅花,才言风骨”他还说“我不相信,一种大路话能写出流传千古的佳作,我不相信,泱泱大国都是仙风道骨的隐士,我不相信,一个精神撒娇者的文字会哗啦啦引起群体膜拜”仅就这几句斩钉截铁的反问,足已表现出他的对于精雕细刻的写作语言是多么的反感,裹挟着这份赤诚的幽怨,使得他不得已向着苍白的文学世界发出了振聋发聩的宣言:“如果语言不能摹写灵魂深处的伤痛,不书写弱者的愤怒,负罪者的忏悔,情爱者的圣洁,尊贵者的肮脏,那么语言就变成了一只驯顺的猫,一个画着三瓦脸的俳优,一座纸糊的宫殿”我以为亦庄笔下的文字就是对这一断语最好的践行一篇《鼓魂》,将一位乡间艺人钟爱民俗文化并将其精髓发扬光大的创业生涯描写得酣畅淋漓荡气回肠,伴随着阅读的快感以及语言的节奏,仿佛就有一种响彻天宇的鼓点伴和着漫漫的黄沙向着我的周身喧嚣而来,那是鼓手用自己的鼓槌,对这片皇天后土所献上的最为 的呐喊,那也是亦庄用自己的文字对脚下的这一片热土敲打出的最雄浑的挚爱最强音

  一个出色的作家,他的情感世界较之常人必定是有着更为丰富敏感而多情的因子,惟其如此,他才能从许许多多看似简单朴素的故事和人物里挖出沉甸甸的思想的黄金,并且还给它镶上了晶莹的泪水母亲手里的一把再普通不过的《剪刀》,竟也在年少离家的亦庄心里烙下了深深的印痕,作者竟然石破天惊地幻想,“那把曾剪断自己脐带的剪刀,能痛然剪断站在村口的母亲送别他的依依不舍的目光,让她不再牵念,也好让自己安心上路”这是一种怎样的奇思妙想,这又是一种怎样的母子情深,透过这些诗意的点染,我仿佛也读出了作者在忍痛割爱之后转身离去背对母亲而潸然落下的伤心的泪水,而这一虚幻意象的特写镜头,又是多么浑然天成地使亦庄完成了一次灵性诗人身份的转换,这段饱含深情的空灵诗句,即使许多所谓的诗人读到也许会感到些微的汗颜

  也许一个人与生俱来的善感必将伴随着他的致命的柔情,只是因为他诗人的天性中还潜藏着一股正义的能量等待喷发,他旖旎的华章里还流动着一段千古的绝唱渴望鸣响就连几百年前的风云宏才龚自珍与青楼女子灵箫的爱情故事,也被亦庄的一笔妙文演绎得是千回百转九曲回肠,多情的亦庄竟也透过模糊的泪帘向着古老的吴越山痕《隔水呼渡》:“我常痴心作想,倘若有一个时光飞行器,让我重回二百多年前,我这个北方的沦落人一定会远赴江南,站在你们绝版的爱情之前,听你吹箫度曲,风情婉转,听诗人舌掀古今,金声玉振,我眼中只有惊艳的激赏,清澄的尊重我也愿在江南青楼的粉壁长廊上信笔一挥,把一杯苍凉化为淋漓翠墨,邀你共赏今夜,隔着时光的水涯,我再次向你轻声呼渡”可如今是,佳人已去,香影已渺,徒留满地苍茫,直叫人唏嘘不已然而痴情的亦庄竟然用自己铿锵的文字为这两个被世俗所不容的离经叛道者写下了最为经典的判词:“我从来就鄙视着庸常卑污,但我却把赞美献给卑污中的孤洁,凄绝中的诺守,哪怕血溅梅花,琉璃破碎,也绝不背叛”至此,我似乎不难理解作者为何要用魔幻现实主义的写作手法,来为自己已故多年的一生守寡的祖母,和生前以滥性为荣的美国女艺人古根海姆,在自己的老屋里安排一场亡魂的《梦境组合》,并展开了一场关于欲望与人性的凛冽交锋一个是固守情爱的标本,一个却将 玩到奢靡,但作者却以浸透着仁爱的笔锋为她们做出了理智的判定:“人类怕永远不会允许一个放荡的理论引发全球惶恐,人类也决不允许中世纪的禁欲传统再戕害女性身心”由此可以看出,亦庄对于真实人性的深切关注与张扬态势已绝不仅仅停留于花拳绣腿那样的不痛不痒,他犀利的笔尖也将刺破“性而上”的迷失以及“贞节牌坊”的虚伪,还天下女人一个脆生喧喧的鸟夫妻千里飞旋的动人画面

  其实亦庄的骨血里还漫溢着另一种更为率真的性情,这种性情是侠肝,是义胆,是风流,是浪漫,是一个现代书生对于一件宋代长袍的痴心妄想,是一个渭北书生对于一场江南梅雨的长久盼望,是一个热血男儿对于一个侠士镖王的永恒追随,是一个中年男子对于一场生命更迭的豁达开朗请听他的呢喃絮语:“倘说,一支毛笔肩负了中国文化的精髓,那么一件长袍就准确演绎了中国哲学的命意一个少年的渭北书生应该选择杂着酒痕的袍裾在瘦瘦的宋朝,婉约的汴梁”只可惜令人遗憾的是,每个人都无法选择他中意的时代,于是他把自己的满腹才情寄予江南的流风余韵:“江南才子的骨是清的,江南女儿的眼是亮的,江南多情,僧也一钵清泪,只为不负如来不负卿,江南有韵,今宵酒醒何处只怕如水柔情憔悴了美人红颜,瘦损了女儿腰身江南是典册里的英华灵秀,是闪花丝绸上的斑斓暗影曾经暗暗地喜欢过江南人的舌尖轻吐,平平仄仄就吐得珠玉为词,曾经暗暗地观察过江南人的俊俏眼角,波波曳曳就让人柔肠百结许多夜里,我想起冷红生的病骨如鹤,也想起了百炼生的一串铃铎,拙政园里的英华朗笑,渡僧桥头的三生因缘”但是,江南的断桥残雪,江南的乌衣巷口,也只能暂时寄存在作者依稀的梦中然而他的一曲《英风侠骨壮士魂》的转珠拨弦,却将一代镖王李尧臣的一生弹拨得铮铮咋想百折不回,而亦庄也将自己关于“侠”的深度理解给予了最为精彩的阐述:“在我心中,侠义的世界,必是以人间烟火作为底色,一个大侠,他必是血痛历史的亲历者,又是一种文化的反叛者他拥抱传奇人生而拒绝生命的平庸他定是本色男儿,重然诺,轻死生,有着千万人中独去也的英风气概,又有着临苍生而悲泪的丈夫襟怀他是在边沿疆界正义出击的游侠,他是剑气箫声里怆然悲叹的孤客他能以侠犯禁,他敢已武乱法……我心中的侠,必是有着家国之痛,失路之悲的烈烈丈夫,他们振衣千仞岗,湖海一声叹,平生莫邪剑,不斩小人仇而如今这样的侠,又哪里去找在一个没有英雄的时代,我们只好把目光交给历史的星空”当历史的烽烟将一代代英雄豪杰席卷而去,当时间的刻刀在我们的脸上划下一道道苍老的皱纹,请听亦庄给我们老僧布道般的良言规劝:“静心想想,生命也不过是千载一逢的偶然,万劫不复的虚空,是华装丽服共赴盛宴之后的凄凉剥落,一道旅程上的四季风景,老就是对一生的荒谬否决,就是急管繁弦之后的绕梁余音,老就是千转百折之后的真水无香,一次欲望的递减,一次接近上帝的飞升,何惧之有”

  是的,何惧之有再看亦庄写给我们的箴言,我们有的是“刑天舞干戚,猛士固常在”,我们有的是“像秋叶黄时的灿烂,像芦苇白头时的潇洒”,我们有的是“看双双瓦雀行书案,看院中花鸟透天机”,我们读蒋煜“老年听雨僧庐下,好梦一霎间,鬓已星星也”,我们学董桥“在喧嚣的都市,为灵魂调吸瑜伽”,我们学海德格尔“艺术地生活,诗意地栖居”我们做人堂堂正正,为文浩浩其风,我们在繁华的红尘里《背着自己的壳庄严上路》,为妻女遮风挡雨,为尘世著书立说

  亦庄是英雄吗我以为是一阕《千年书生梦》,将历朝历代史册留名但却极尽媚骨极尽趋炎的才子们噼里啪啦奚落得毫不留情体无完肤,而最终却将高度的赞美之词献给了当代真正的思想家鲁迅以及曾有过热血激荡的青年斗士陈独秀:“他们的声音才是一个民族自新自强的声音他们的人格才是真正大写的人格”而亦庄的身上也多多少少映出了先哲们的一些影子,“我要以笔为旗洁净自己的精神,以苍生为念,以民瘼为怀,以无量劫的虚空为视角,不断逼近时代和灵魂的真实”如此震撼人心的泣血之言,无不传承着先贤的高贵血脉,并将在文学的典籍里闪烁出诱人的光芒

  由此,我想到了十年前的亦庄,当他以张飞喝断当阳桥的决绝气势,去走遍三州五县,遍访名人古迹,只为一部小说的初稿积累素材的时候,他曾在现实和理想的两难抉择之间,该是有过怎样纠结于心的煎熬以及壮士断腕的豪迈,我也曾在心底里不止一次地思忖过他的这个略显凄婉又略带空蒙的书名《冷月曾照十三州》,亦庄在随笔里有一句这样的诗句:“我愿烧荒的野火将我烧成五色的舍利”而这句诗中所隐含的炼狱淬火般的雄心壮志,是何其惨痛又是何等的弥足珍贵我宁愿将这句诗看成是亦庄对于自己这一壮举的无声加冕,更愿意把它看成是亦庄对于这一书名的灵魂补白如果说当年的十三州在亦庄的心头是风声鹤唳斜阳衰草,是为了千年的夙愿而在沉浮隐忍中的锥心刺骨滚钉爬雪,那么十年后的十三州已是草木葳蕤繁花满树,当亦庄怀着九死不悔的精神,经历了生命以及灵魂的磨砺,扛着他洋洋洒洒八十万字的皇皇巨著《族典》一书,重又跋涉在渭北高原的时候,十三州上空的那轮曾照过他的月亮已不再凄冷,她已愈来愈变得丰满温暖而明亮,她四散开来的朗润的光晕,就像漫天倾泻的白花花的碎银,一下子铺洒在了亦庄坚实的脚下,我已听到了她叮叮当当的落地声……

  共 86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书评系列作品,它有一个显著的特点,那就是评论家的解析了,除了赞美之外,还添加了几分期待和默许其实,这些个人因素的介入,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我们文人对文学艺术的严格要求本文作者,以详实的材料和专业性的角度,向广大的读者群提供了很多值得借鉴和学习的地方欣赏问好倾情推荐【木马社团:山形依旧】

  1楼文友:201 - 14:04:12 欣赏佳作创作辛苦奉茶问好

  2楼文友: 08:40:27 好文,候鸟拜读了 崇尚真理,坚持原创

止泻可以吃什么
哪种纸尿裤吸收快
窦性心律失常好治吗
灯盏花能治什么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