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风鬼传说 第127章 特使

2019-10-12 21:18: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风鬼传说 第127章 特使

当信使来到齐府时,已然是深夜,到了齐府的大门外,守门的军兵们还未上前盘查,他已先一头栽下马匹。附近的军兵们吓了一跳,纷纷围拢过去,他把从地上搀扶起来。

“小人……小人来自虎牙关,受……受上官大人指派,要立刻求见……齐大人,军情紧急,小人得立刻见到齐大人……”信使一边断断续续地说着话,一边掏出自己的军牌。

虎牙关?一名什长急忙接过他的军牌,仔细查看一番,问道:“兄弟,你说的上官大人是……”

“上、官、秀……”

什长吸了口气,上官秀的确是被陛下发配到了虎牙关!什长打量信使一番,他整个人就像是刚从土坑里钻出来似的,满头满身的尘土,他疑问道:“是什么紧急军情?”

“我要面见……齐大人……”

“快去禀报!”什长不敢耽搁,向身边的一名军兵甩了下头,然后又令人端过来一碗水,给信使灌进去。

齐飞早已休息,听说边关的上官秀派信使来见自己,他忙从床上爬起,心中暗暗奇怪,既然是紧急军情,上官秀怎么不把军情传给朝廷,而是传给自己呢?

他令人把信使带进来,见到信使,看过上官秀的亲笔书信,齐飞的眉头顿时皱着个疙瘩。

如果真如上官秀在信上所说,宁南欲屯兵于沙赫,意从沙赫偷袭贞郡,直取上京,那这可是十万火急的大事。

他把书信从头到尾看了两遍,而后问道:“信上所写属实?”

“小人不知信中内容,小人只管送信。”

齐飞不再多问,让人带信使去休息,他自己连夜赶往皇宫。

身为禁卫军副统领,齐飞进出皇宫都很方便。这个时候唐凌还没有睡觉,正在书房中批阅奏疏,听闻齐飞求见,她伸个懒腰,语气中透出疲惫,说道:“让他进来吧。”

时间不长,齐飞从外面急匆匆走进御书房。看到唐凌,他插手施礼,毕恭毕敬地说道:“微臣参见陛下!”

“今晚你当差吗?”唐凌的目光落在奏疏上,头也没抬,心不在焉地问道。

“回禀陛下,微臣今晚不当差。”

过了片刻,唐凌不解地挑起目光,看向齐飞,问道:“为何突然深夜入宫见朕?”

“陛下,虎牙关传来紧急军情。”

“虎牙关?”

“正是!”说话之间,齐飞把上官秀的书信拿出来,递到唐凌近前。后者接过,展开一瞧,嘴角扬起,笑了,说道:“原来是上官秀的书信,你二人的关系很好吗?”

“只在夺旗赛上有一面之缘。”

“那他的书信为何会送给你?”

“微臣不知。”

唐凌摇了摇头,随口问道:“他在虎牙关可好?”几个月的时间下来,唐凌的帝位已然稳固,此时的她心境也平和了许多,不像刚继位时那么紧绷着神经,处事的手段也没有当时那么凌厉。

“微臣不知。”

唐凌看了他一眼,微微摇头,细看上官秀的这份书信。刚开始,唐凌的表情还没什么变化,但越往下看,她的脸色越是凝重,看到最后,她的眉头已然拧成个疙瘩。

她把书信向旁一放,问道:“齐将军,你对此信是怎么看的?”

齐飞面色一正,说道:“陛下,如果信中内容属实,此事不容小觑,现在贞郡大乱,尤其是以史凯文为首的叛军,霸占郡府西京,一旦宁南大军攻入贞郡,将会势如破竹,直取我上京啊!”

唐凌问道:“上官秀在信中所说,他先前有飞鸽传书于朝廷,汇报紧急军情,为何朕从未见到过?”

“这……微臣以为,可能是接到传书的大臣以为上官大人是陛下发配到边关的罪臣,所以……所以对上官大人的传书就未加理会!”

“混账!”唐凌猛的一拍桌案,挺身站起。

齐飞吓得身子一震,急忙屈膝跪地。

“如此紧急军情,竟敢瞒而不报,是存心要害我大风亡国吗?”

齐飞低垂着头,一句话都不敢说,大气也不敢喘。

唐凌瞥了他一眼,挥手说道:“你起来吧,此事与你无关!”

“谢陛下!”齐飞吞了口唾沫,站起身形,而后,他小心翼翼地低声说道:“陛下,微臣认为,宁南陈兵百万于边境,只是做个样子给我们看,他们的目的是把我国的中央军主力吸引到宁郡,为他们在沙赫的出兵偷袭做掩护,还有,在都卫府的密报中已然言明,各郡有实力的叛军或多或少都与宁南有所关联,其中也包括贞郡的史凯文,如果史凯文真已被宁南买通,那么宁南军在贞郡的突破将变得更加易如反掌,宁南为此战蓄谋已久,意在一战灭掉我大风啊!”

唐凌握紧拳头,慢慢眯缝起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现在当调派第十一军团,去往贞郡,平定贞郡的内乱!”

“陛下,眼下留守上京的只剩下两个军团,如果再调走一个军团,京城的防御就太空虚了。”

“那依你之见呢?”

“平定贞郡的内乱固然是当务之急,但问题的关键还是在于沙赫,只要沙赫不同意宁南屯兵或者接道,宁南欲在沙赫偷袭我国的策略便进行不下去!”

“嗯。”唐凌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喃喃说道:“朕当派一特使,先行去往沙赫。”

“陛下英明!”齐飞拱手说道。

翌日,早朝,唐凌在朝堂上拿出上官秀的书信,让朝堂内的大臣们传阅。

等众人都看完之后,她沉声问道:“在这封书信送到上京之前,上官秀已于虎牙关先飞鸽传书于上京,朕想知道,上官秀的飞鸽传书现在哪里?”

下面的大臣们面面相觑,最后,人们的目光齐刷刷落在首辅大臣蔡霄身上。

蔡霄迈步出列,拱手施礼,说道:“陛下,上官秀的飞鸽传书是被老臣截下,老臣以为,上官秀乃被陛下发配到边关的罪臣,他的传书,并不足信,所以,也就未拿出他的传书惊扰陛下!”

若换成旁人这么说,唐凌恐怕早就发火了,但蔡霄这么说,她不得不忍下来。

蔡家的势力太大,也太根深蒂固,尤其是对于现在内忧外患的风国而言,已容不得再出现乱子,即便是唐凌,对蔡霄也只能保持克制和容忍。

她面无表情地说道:“朕有说过上官秀是罪臣吗?朕只是认为上官秀还不够成熟,需多加磨练,才派他去镇守边关。以后,凡是上官秀在边关的传书,必须呈交于朕,再有胆敢隐瞒不报者,朕必严惩不贷!”

“老臣知错!还请陛下恕罪!”蔡霄跪地叩首。

唐凌摆摆手,柔声说道:“蔡爱卿起来吧!”她脸上的神色已恢复正常,在放下龙书案下的小手却是握得紧紧的。

在唐凌和大臣们的紧急磋商之下,最终决定,派郡主唐婉芸出使沙赫。唐婉芸是亲王唐誊之女,和唐凌属堂姐妹,二人年龄相仿,私交也很不错。

派唐婉芸出使沙赫,其一,她的身份足够尊贵,乃亲王的长女,风国的郡主,由她出使沙赫,可以显示出风国对沙赫的看重。

其二,她的能力如何,和她即是堂姐妹又是闺蜜的唐凌再清楚不过,‘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这是唐凌对唐婉芸的评价,派她去沙赫,唐凌也很放心。

敲定下来由唐婉芸出使沙赫后

,唐凌又派人给虎牙关那边飞鸽传书,让虎牙关盯紧宁南在沙赫的一举一动,稍有变故,立刻呈报朝廷。

当上京的这份飞鸽传书落到上官秀手里时,那已是他拿下塔山的三天之后。

看到朝廷终于做出了反应,上官秀提到嗓子眼的心也总算是落了下来。

宁南军若是真攻打贞郡,首先倒霉的人就是他,修罗堂好不容易占下的三座城邑都将落到宁南军的手里,他在贞西辛辛苦苦的打拼都将付之东流。

上官秀在塔山没有长时间的驻留,他留下郝斩暂时驻守塔山,自己带着詹熊等人返回翼城。

到了翼城之后,上官秀集结手下的众人,开会商议接下来的发展方向。

等洛忍、詹熊等人全部到齐之后,上官秀对众人正色说道:“现在朝廷已然清楚宁南在沙赫的图谋,我想,朝廷很快就会做出应对,但不要指望朝廷能派大军前来贞郡驻守,以朝廷目前可以动用的兵力来看,恐怕很难分兵进驻贞郡。如果宁南军真从沙赫攻过来,虎牙关就是第一道防线,也是最后的一道防线。所以现在我们必须得储备兵力,积攒粮草和城防器械,以备将来的不时之需!”

洛忍说道:“塔山附近有山,礌石可以从塔山采集,滚木可以从沙赫地区采集,但我们金川县并无火油。”守城的三大利器,滚木、礌石、火油,缺一不可。

罗富急忙接话道:“漳水县的晋城一带有火油。”

“漳水县?漳水县早已被叛军搅得天翻地覆,据说晋城业已被叛军控制,我们要去采集火油,只怕叛军会从中作梗。”袁牧摇头说道。

呼伦贝尔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三亚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湛江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呼伦贝尔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三亚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