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绿野往事征文】落地成魔

2019-09-13 04:21: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要:是的,有时候一个约定算不得一辈子,可却有人愿意用那冗长亘古的来世甚至是永生永世去等待那个渺不可及的承诺。 每当回想起来,还是会勾勾唇角,淡然一笑... 一。第二次见面,玷污了无初衷
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用火炮烙人体后特有的腐肉味儿,并且越向里走这股恶臭越浓重,伴随着死牢中犯人的哀嚎时不时有老鼠蟑螂打脚底下穿过。
寰羽只想作呕,快走几步低暗的光线却使她多次踉跄,幸而有身边的小丫鬟翠儿搀扶着才不至摔倒。
辗转了大半个时辰终才到了天牢最深处的一间牢房,隔着铁铸的栅栏,影影绰绰看不清里面被绑在刑架上的人是昏着还是醒着,只能隐约看到那人低垂着头。
残破的白色囚服上尽是斑斑的血迹,怕是严刑拷打的久了,透过褴褛衣衫下原本已经结痂的伤口上覆盖着崭新的鞭痕,正涓涓流着鲜血,刺目猩红。
把牢门打开。 涂满丹蔻的玉手朝着牢门上的大锁伸指一点,面色沉静,头上满插的步摇晃了三晃,言语威严得不容抗拒。
马上便有狱卒哈腰跑过来献起殷勤,自一大把钥匙中摸出一根颤颤的将锁打开后识趣得退至一边,堆起一脸讨好的笑,小心道: 娘娘请,只是这犯人顽固得紧,怕是他言语冲撞了您... 您老可别跟我计较。
无妨,你们先退下。 对狱卒视而不见自顾的抬步向牢中走,一路穿过地上摆满的刑具。
天下易主,新帝残暴酷爱施刑,建朝三月却新增刑罚三百,烧切剐溺无所不用其极,说来,还有寰羽这个宠妃的功劳。
萧凌睿别装了,本宫知道你正醒着。 走到刑架前,长长的指甲自架上人的侧脸划过印出一道道红痕,冰冷的吐息,字字如刀。
一双眼 嚯 得睁开正对上寰羽轻蔑嘲笑的眸子,里面闪过一瞬的不可置信,随后是深深地几欲毁灭一切的愤怒,挣扎着身子欲躲避那只手的触碰,却因为缚满的铁链而不得动弹,只能使 哗啦哗啦 的碰撞声响彻牢房, 杀了我!为何不杀了我!
哼!杀了你岂不太过便宜? 几近疯狂的咆哮只换来一声冷笑, 你可还记得当年你的好父皇是怎么对本宫的?
…… 眸光黯淡几分却不答话。
呵呵!你不记得了?本宫可记得一清二楚呢! 捕捉到人神色的变化,寰羽巧笑却言语更加讥讽,转身不再看萧凌睿,缓踱几步复道: 你父皇嫌弃本宫的出身,不但禁止你我相见还几番羞辱与本宫,你说这口气……本宫怎么咽得下?
可是,青聆皇朝已经覆灭了,你也... 话至此,深深地痛楚漫过心间却不得不继续, 你也如己愿成为枝头凤凰,却为何还要囚困我在此?
放心,你马上就可以出去了。 扯起唇角笑容诡异, 不但可以出去,本宫还会封你官做,让你好好活着看本宫怎样把你前朝遗留的大臣一个个千刀万剐!
翾寰羽!你个疯子!你个魔鬼!枉我看错了你... 目眦欲裂,除了咒骂萧凌睿不知道要怎样表达他此刻的愤怒。
啪!
你说本宫是魔鬼?那索性本宫就是魔鬼好了! 甩甩被震的有些发麻的玉手,寰羽毫不在意的说,眼中却是蚀骨的寒意, 哦,忘记告诉你,萧氏一族可只剩下你一个活物了。
啊—— 仰天长啸,全身几百几千道伤口都没有这一句话来的更痛。
这样就受不了了? 仿佛很满意看到对方万念俱灰的样子,眼眸中的毒辣让她狠如蛇蝎, 或者...你可以选择去死,不过...死了可就什么都没了。
这一年,他二十,她十八。
人生的第二次相遇,却是他成了她的阶下囚,承受来自这个曾经彼此相爱的女人的痛苦折磨。
而那遥远的第一次,萧凌睿费了好大劲儿才记起来。不是他健忘,而是无论如何他都无法将那个清洁如莲眼神纯净的小姑娘与这个充满怨毒的女人联系在一起。

二、第一次见面,预谋谁知
那一年,他十七,她十五。
他是青聆的太子,将来是要继承大统的,故而,自幼他被强硬灌输着治国大道,被锻炼得文武双全却只能呆在皇宫那个巨大的金丝笼里,没有自由。
可天性使然,他并不喜欢拥有高高在上的权势,相反,他向往高墙之外的世界。于是在学会轻功后他便经常偷偷溜出宫去。
如果没有那一次迷路,或许如今的一切都不会发生,偏偏他在离京不远的桃林里偷桃子,怎么也找不到来时的路。
正当天色愈黑他着急不能及时回宫被父皇发现会受罚时,不远处却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好奇之下就瞥了一眼。
谁知,只一眼却再也移不开了。见惯了父皇后宫中打扮华贵妖娆的女人,眼前这个不施粉黛的清丽女孩的脱俗气质让他竟似中蛊般爱上了。
一袭白衣,眉如远山,灵动的大眼睛廖空如月,璀璨如宸。有位诗人吟得好 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 ,不正是说的眼前这个人啊!
呆呆望着,竟忘记问路。恰巧女孩也看到他了,并没有预想中女孩子特有的羞涩,仿佛她早已熟识了他,在原地稍微犹豫后便向他跑来。
那天,是他从未有过的开心,聊了很多亦玩了很多。
原来,她的名字叫翾寰羽是附近农户家的女儿,这片桃林有她家一部分,今天是来采摘桃子这才遇上他的。
可他从言谈举止中看得出来翾寰
羽不是普通村姑,她的才情,怕是那些官宦家的 都比不上。交谈越深,对她的喜欢便也越深,情,不知所起。
临别,他把自己的身份同她说了,并将太子玉佩一并交给她约定: 最多等我三年,三年内我一定退了太子之位与你云游天下去。
接过玉佩小心收在怀中仿若至宝,小手拉过萧凌睿的大掌,灵动的眸子忽闪出期盼,好像他们已经自由在天地间似的, 莫说三年,三十年寰羽也是愿意的。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那时他们还不懂,一个约定而已,并算不得一辈子。
果真回宫晚了被皇上当场抓住,而与寰羽的事也没能瞒住。气他不务正业不思进取,皇上怒言要抄寰羽一家,幸而他以死相逼才没下旨,他却被罚了禁足。
本想三年会很快过去。
可终究是没等到三年。
一年后,寰羽拿着玉佩找到宫里却被侍卫拦下带到他父皇的承欢殿。
听说此事的他在承欢殿外跪了好久以求父皇网开一面不要杀她,却听到屋里传来不堪的声音。
他觉得当时自己都快疯了!他的父皇,虽然逼他学习上进,可在他心中依然神圣不可侵犯的父皇怎么可以对一个小女孩,一个自己儿子深爱的小女孩用强?
没有勇气再多待片刻,踉跄起身跑出宫去,他不知要怎样面对父皇,杀了他?更不知要怎样面对寰羽,在她与自己的父皇发生夫妻之实后迎娶她?
这一走,就是两年。
两年后,故土重游,却是物是人非。
宰相莫央篡位,改国号 翊宸 ,她成了他的宠妃,而他却已是她的阶下之囚。

三、第三次见面,物是人非
华灯既上,琼浆滴露,瑶瑟玉萧。皇宫里一片奢靡的繁华,笙歌美酒,舞姬歌妓,群臣众欢,普天同庆。皆因白日里刚册封了新皇后。
朝阳殿上,年有六十,老态龙钟的莫央身侧坐着的新后,一身华服,珠玉碧环琅佩金钗戴了满身,高坐在堂上俯视群臣,脸上挂着雍容的笑,礼貌而不失疏离,不是翾寰羽还能有谁?
臣等恭喜娘娘,贺喜娘娘,皇上娘娘寿与天齐。 众大臣纷纷举杯向新后表达祝贺,不是恭敬,而是畏惧。
不过短短一年,她能从村姑一跃成为宠妃进而扳倒皇上的发妻袁皇后登上母仪,绝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更何况皇上还对她几乎是言听计从,朝中有不少大臣都让她以莫须有的罪名或打入天牢或直接处死了。
呵呵,皇上你看大臣们嘴巴多甜。 广袖掩面翾寰羽高兴的合不拢嘴, 寿与天齐,皇上是天之子,自是没有问题的,可臣妾一介凡胎当真活那么多年不就成了老妖怪啦。
娇笑一声,莫央骨头立马就酥了,同声应承道: 爱妃说的哪里话,你是朕的皇后,自然要与朕一起观赏这大好江山了。
嗯,皇上说的是。 兀自抬玉手拾起酒壶斟了杯酒举到莫央面前又似不经意间抬眼一瞥,望着角落里一个身穿玄衣默默饮酒的男子道: 咦?那是谁啊,怎么臣妾瞧着他好生面熟?
回皇后娘娘,那个人是前朝太子萧凌睿。 马上有大臣狗腿的献起殷勤。
噢!臣妾想起来了,多年前他还... 转身对着莫央,双颊飞过红晕,如小女儿一般害羞道: 结果被臣妾拒绝了。
角落里的人猛抬起头,她竟然在说与他的情事,并且还扭曲至此,干什么,是在炫耀吗?
捏住酒杯的手指骨泛起青白,只听 嘎嘣 一声,任瓷片崩裂嵌在掌心流出一串血珠,萧凌睿却丝毫感觉不到痛,他早已经麻木了。只求千万不要给他机会,否则,所有欠他的,欠萧氏一族的债,他一定要一笔一笔讨回来!
什么声音? 莫央虽然年事已高,耳力却是极好的,隔了这么远还能听到瓷杯碎裂的声音。
寻声望去,翾寰羽自是看到一脸愤怒的萧凌睿,目光下移落在他紧握成拳的手上,血迹早已染了满手, 呦,他听到臣妾说与他当年还生气了呢!
竟敢与皇后置气,活的不耐烦了!来人——
哎,等等嘛皇上。 扯住人袖子,硬是把 将萧凌睿打入天牢 给逼了回去。
哦?爱妃怎么说? 收敛怒气宠溺得看着翾寰羽。
皇上不是要以德服人吗?依臣妾看,现在正是好时机。 故意讲话只说一半,神秘一笑,果然——
此话怎讲?
萧凌睿亦是搞不懂她在卖什么关子,一张脸对着寰羽,阴晴不定。
臣妾的意思是,这一年来萧凌睿都老老实实的,说明他对我朝没有恶意,不如,就给他个小官当当以示皇上宽佑前朝旧部,皇恩浩荡。 将道理分析得清清楚楚,都是为莫央着想。
爱妃言之有理,不知什么官适合他当呢? 要知道,萧凌睿毕竟是前朝皇室,不比一般先朝遗民,官小了不好看,官大了怕有朝一日危害社稷。
就让他去荼麗作守边将军好了。
好!太好了!就依皇后所言萧凌睿上前听封。 本来还因翾寰羽为萧凌睿求情而心生疑虑的莫央闻言大悦。
荼麗地处翊宸边界食物匮乏且常有胡人出没,常年生有乱事,去那里做将军的人,很少有能活着回来的,可毕竟是个将军,官不算小。
回不回得来,就看他萧凌睿的造化了,不过可以看出,皇后还是向着皇上的。
萧凌睿心中冷嗤一声,早就知道翾寰羽为他讲情不会这么简单,果然,这是要置他于死地啊。不过,经如此骤变他再也不是以前那个胸无大志不思进取遇事只会逃避的萧凌睿了,现在,他充满的是隐忍更是一触即发雄心。
不动声色的自角落里走出,跪在堂下,亦是匍匐在翾寰羽脚下,一双眸子平静无波,仿佛那些日日夜夜的痛都不曾存在, 臣萧凌睿叩谢皇上皇后娘娘,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这一年,他二十一,她十九。
他屈辱的被封为守边将军,等待他的是生死难卜。
她却风姿绰约傲然立在堂上,享受着来自他的朝拜,遗世无双。

四、第四次见面,真情假意思别离
主上,再有五里就攻进翊宸的都城了,要不要考虑让将士们休息整顿一下。 手下一名将军向他提议。
不,传令下去,一鼓作气拿下翊宸的都城,不可懈怠! 萧凌睿一身戎装手拿令箭,浑身散发的威严让人不敢直视。
如他当年去荼藜时设想的一样,将收服的胡人和叛党组成一支战斗力极强的军队。
如今,他便率着这支他亲手操练的军队一路向翊宸的都城攻来,锐不可当。也许不久后,翊宸又要改国号为青聆了。
胜利比计划来的更快,只眨眼的功夫,帝都被破,皇帝莫央不甘受辱自刎于承欢殿。
萧凌睿提剑只身进入承欢殿时,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幕。
房梁上垂下一道白绫,莫央身穿龙袍,浑身上下打理的干干净净,正悬在梁上随风飘摇,青紫的面色和僵硬的姿态证明人已死去多时。
而在桌前坐着的翾寰羽倒是很镇静,此时她没有穿凤袍而是穿了一件白衫,如瀑墨发亦没有如往常戴满珠钗改为用一根白玉簪子松松挽起。
她的这副打扮,倒让萧凌睿一时恍惚。多年前他们第一次在桃林相遇也是如此吧,只可惜,这么多年过去,她不再是当年的她了,业已成魔!

共 6946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原太子萧凌睿爱上一个白衣女子,两个人一见钟情,可是,他们都深深的陷入宫廷权力之争,他们的爱情注定是悲剧。白衣女子进宫,是的,有时候一个约定算不得一辈子,可却有人愿意用那冗长亘古的来世甚至是永生永世去等待那个渺不可及的承诺。 每当回想起来,还是会勾勾唇角,淡然一笑...人生不过如此,多少轰轰烈烈,多少爱恨情仇,都加个随风飘散过眼云烟。权力是至高无上的,它可以把人变成魔鬼,也可以变成天使。小说记录了一个真实的历史故事。语言通顺娴熟,中心思想突出,演绎了宫廷内部的相互猜忌争权夺碩 相互角逐。人物形象生动感人,小说构思巧妙,推荐阅读好文章。问好颜惜锦 。【编辑秋心】
1 楼 文友: 2014-05-22 05:40:56 看到了与众不同的小说。问好。
回复1 楼 文友: 2014-05-22 07:15:46 谢谢宇蓝大大~我会继续努力的~
2 楼 文友: 2014-05-22 21:4 : 9 小说构思新颖!故事情节曲折生动!功底较深厚!欣赏!问好作者!欢迎光临! 用心做事做人做文为人行善
回复2 楼 文友: 2014-05-22 2 :06:56 谢谢大大~
 楼 文友: 2014-05-26 07:27:2 悲伤的故事,极尽繁华,一掬细沙...
4 楼 文友: 2014-05-26 10: 9:11 本篇小说语言凝练清雅,叙述别致新颖,故事编排巧妙,情节离奇曲折,悬念丛生,处处伏笔,包袱一直到最后才抖给读者,而又不落俗套,别有深意,令人回味。欣赏!建议给予加精。宝宝脾虚吃什么药
脑栓塞溶栓并发症
人健忘吃点什么药
儿童中暑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