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记者再访念斌姐姐念建兰司法公正拯救死囚念

2019-10-13 04:18: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再访念斌姐姐念建兰 司法公正拯救死囚念斌

早上6点到8点,万物苏醒,曙光渐露。狱中的每一天,念斌却无比害怕这一刻——如果晨光中,那道铁门被突然推开,他就会被宣告“上路了”。

八年前,福建平潭念家的平静生活被打破了——因为一墙之隔的丁云虾的两个孩子中毒身亡,念斌被指为“真凶”。此后在监牢里,他被四次判处死刑。

念斌的姐姐念建兰始终坚信,弟弟是清白的,从此踏上了漫漫洗冤路。在她与律师张燕生、专家团队等的努力下,今年8月22日,念斌被无罪释放。

念斌案引起舆论轩然大波,也对司法公正提出新的叩问。

“法治不仅要求完备的法律体系、完善的执法机制、普遍的法律遵守,更要求公平正义得到维护和实现。”今年1月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指出,公平正义是政法工作的生命线,司法机关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

10月17日

,钱江晚报联系上正在北京养病的念建兰。回顾八年历程,她告诉钱江晚报:“念斌是在有形中被判了死刑

,而我是在无形中被判了死刑;他在有形的牢房中,而我在无形的牢房中。”

三大疑点促成翻案

有时,念建兰会回想起8年前的时光: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海风从窗户吹进来。那时弟弟念斌经营一家小食杂店,而她在市里有份福利不错的工作,有个正在谈婚论嫁的对象,日子平凡安定。

这一切都在2006年7月27日被改变。那天,在镇上经营一间食杂店的店主丁云虾,她的大儿子俞攀和女儿俞悦相继中毒死亡。

公安机关经侦查认为,与丁云虾相邻、亦经营食杂店的念斌有重大作案嫌疑。2006年8月10日,警方宣布,念斌就是投毒案的“凶手”。念建兰告诉钱江晚报,当晚,丁家人将念家打砸成一片废墟。从此,她义无反顾地踏上伸冤路:“这件事情,弟弟特别冤,作为他的亲人,我怎么能够撒手?而我能做什么,只能拼死相救。”

2008年2月,念建兰在北京找到律师张燕生。不懈追寻下,疑点一个个浮出水面。

疑点之一在于福州警方提供的审讯视频中,一个可疑的视频“剪接点”,就在这个剪辑点前后,念斌的态度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弯,从不承认作案到对投毒供认不讳。后来,出庭接受质询的4名警察承认,该录像中断一个多小时。念斌称,他在这段时间里遭到刑讯逼供。

疑点之二,是一份“早产”的检测报告。证据之一的铁锅,送检时间明明是2006年8月1日,而检验报告却在7月31日就已经得出。这意味着,警方检测报告没有按规定操作。“样本没有到实验室,结论就出来了。这不是荒唐的造假吗?”念建兰对钱江晚报表示。

疑点之三,在于一份“完美”的质谱图,这也成为全案被推翻的一个关键。

在念斌案中,警方运用质谱的检验方法,认为死者系氟乙酸盐中毒,进而锁定投毒者为念斌。然而,经过对质谱图的分析,专家惊讶地发现,死者俞悦尿液的质谱图,竟然与机器检测时使用的标准参照图谱一模一样,也就是说,俞悦竟然能“尿”出一个氟乙酸盐的标准样品。更令人震惊的是:被害人俞攀的呕吐物和俞攀的心血竟然来自于一个检材。

专家最后得出结论,本案件并没有任何证据支持氟乙酸盐曾被使用过。也就是说,警方认为两名孩子死于氟乙酸盐中毒的结论不能成立。

去年7月,中央政法委出台《关于切实防止冤假错案的指导意见》,要求完善涵盖侦查、批捕、起诉、审判等刑事诉讼活动全部环节的制度链。念斌案恰是在侦查等刑事诉讼活动环节中,存在司法不公的漏洞。

2014年6月,在第四次被判死刑未被最高法核准后,福建高院对念斌案再次开庭,控辩双方聘请的专家相继出庭作证。

8月22日,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念斌案做出终审判决:念斌无罪释放。

对司法公正的叩问

念斌的案子虽已翻过一页,但对司法公正的叩问却永无止息。

“我们希望念斌案的无罪

,让更多的冤案能够平反,同时,也希望国家能以念斌案中出现的一系列问题,来解剖反思刑事案件程序中的问题,避免发生类似的悲剧。国家司法机关是国家提供正义的一个主要窗口,平反更多冤案,只能靠国家司法机关真正依法办事。”张燕生说道。

她指出破坏中国司法公平的祸首“司法潜规则”:“公安部曾提出一个‘命案必破’,当时还有一种思想,叫‘两院配合公安’。本来法院是居中裁判的,是公正的裁判人,而公诉人只是诉讼的一方。如此配合,公安局就是做面的,检察院就是送面的,法院就是吃面的,做什么就送什么、吃什么,不是一个互相监督制约的过程。”

法律专家指出,要防范冤假错案,应当将执法办案机关的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办案中,公安、检察、法院居于主导地位,分别享有侦查、控诉、审判权,它们在相互监督制约的同时,要建立有效的社会监督机制,保证执法办案的公开、公平、公正,有效保障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的合法权益。

而对于冤案的主角念斌和为他不懈奔走的姐姐来说,他们对司法公正有着更深切的期盼。念建兰告诉钱江晚报:“希望每个把握生杀予夺大权的人,能带着职业道德、职业良知去做事,每一个人都尽到自己的;希望从念斌案开始,事无大小,法律能真正成为我们的守护神。”

今年9月,张燕生带念建兰姐弟赴北京体检,念建兰查出了肿瘤。那一刻,她才惊觉,在历经八年的重压、痛苦、愤怒……之下,她实在亏欠自己的身体太多。所幸,肿瘤是良性的。“十一”国庆前,在律师张燕生和其他几个朋友的资助下,她做了手术。

如今,因受害者家属的仇恨,念建兰、念斌依然陷入有家不能回的窘境。站在病房的窗前,看着北京的车来车往

,漂泊异乡、身患疾病的姐弟苦中作乐地感恩,自己还能活着。姐弟俩向钱江晚报表示:下一步,他们将向有关部门提出国家赔偿

,也希望案中的相关人能够被追责。黄小星

原标题:再访念斌姐姐念建兰司法公正拯救死囚念斌

稿源:中国

作者:

微店怎么做
水果微商城
收银管理系统免费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