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湖北男子16年前欠下6名客户800元如今世界和平

2020-02-15 13:35: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湖北男子16年前欠下6名客户800元 如今想5倍赔偿

来源:楚天都市报 叶文波 徐剑桥 摄影:王永胜

苦有尽,甘无穷。在新洲阳逻,游家栋经营的酒坊里,写着这么一句话。

65岁的老游,有一件陈年旧事,压在心头已16年。

16年前,他在武汉惨淡经营的诚信配菜公司倒闭,由于碰上父亲离世,又遭受一连串的家庭变故,让他没能退还6名客户的约800元配餐款。

16年过去了,老游经济条件好转,退款一事却一直萦绕心头。当年做了愧对良知的事,如今想想都觉得后悔,总不能来生还债吧!

昨日,老游找到本报求助,希望找到当年的客户,登门致歉,并5倍偿还当年的欠款。

接手

试图闯出事业的游家栋,盘下配菜公司准备大干一场

时间往前推移10几年,为都市里忙碌奔走的上班族配菜把菜洗好、切好,送货上门,方便他们直接入锅,曾是那个年代的1门好生意。

在此背景下,1995年底,游家栋的1名亲戚在原湖北剧院隔壁开了一家长江商行配菜公司。

公司办得最好的时候,员工有18人,配送客户有200户左右。

然而,市场经济风云变幻,快餐业的兴起,点餐上门服务的便捷赢得了更多消费者的青睐,配菜公司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到1996年5月,公司已明显开始下走坡路:员工不断离职,只剩下12人,客户也只剩下约70户。

游家栋时年47岁,在新洲李集老家经营着一家小五金店。听亲戚说起配菜公司的情况后,他1思忖,决心去武汉中心城区闯闯事业,将该公司接手下来。

配菜公司租的是他人的房子,只有一个办公室和一个操作间,运营成本不高。游家栋只花了不到3000元钱,就将公司盘了下来。

他将公司改名为诚信配菜公司,同时搬到了武昌积玉桥一处出租房里。

踌躇满志的游家栋,准备大干一场。

变故

刚贴出停业通知两天,老家传来父亲离世的哀讯

为了开辟市场,游家栋和员工们每天骑着自行车,穿街走巷散发广告传单,招徕顾客。寒来暑往,从未中断。

当时,诚信配菜公司配餐费有260元、360元、420元三档。客户餐费每一个月一交,公司每天按时配送。

虽然尽心尽力,但市场大势却难以逆转。游家栋说,那两年时间,公司受到很大的冲击,经营状态可谓每况愈下。除了够自己生活开支,那两年几乎没有盈余。

1998年初春,公司已经寸步难行:包括游家栋在内仅剩下3名员工,客户也只剩下6户。

1998年4月20日,是游家栋毕生难忘的日子。这天,公司向客户下发暂停营业通知:公司因需整顿,请客户们自行买菜,具体配送时间另行通知。

还没来得及缓下劲,两天后,老家传来父亲离世的哀讯,让作为家中独子的游家栋乱了阵脚。

他让最后的两名员工回家后,匆匆赶回新洲李集奔丧。

[page]

愧疚

连遇家庭变故,欠下6名客户800元配餐款一直未退

游家栋办完丧事,回到公司已是1998年5月底。

一场变故,让他已没有精力和余钱把公司继续运营下去。6名客户剩余的约800元配餐款,他都没有退掉。

回家奔丧时没带客户资料,回来后发现资料都找不到了。多年以后,忆及当年,游家栋坦言:可能想着反正没有能力去偿还,资料弄丢了就算了。老实说,是昧了良知。

那是游家栋人生中最难熬的一段日子。父亲去世后仅仅6个月,他的母亲也去世了。不出两年,他的妻子又被查出癌症。在四处找亲戚借了1万多元治病后,妻子还是在几个月后撒手人寰。

拿着欠客户的几百元配餐款,对四周借债的游家栋来讲,就好比在沙漠中紧握着1小瓶水。

游家栋养育了4个女儿。彼时,三女和幺女都只有10几岁,三女还得了脊椎侧弯,生活不能完全自理,家庭经济负担很重。他感觉自己被命运锁住了咽喉,拴住了步子。

没了别的门路,1直到2005年8月,我都在家务农。那段日子,真不知道怎样熬过来的。而当年由于自己的缘由未能将配餐款退给客户,在我内心更留下了深深的愧疚。他说,把公司改名诚信配菜公司就是想诚信经商,没想到面对现实的压力,自己却背弃了诚信二字。

心愿

他想找到客户登门致歉,并5倍偿还这笔欠款

2005年下半年,一个偶然的机缘,经过朋友介绍,游家栋在新洲阳逻租下一间房子,开了一家酒坊,帮人代售散酒。

他做生意灵活,总给顾客让利,酒坊的生意渐趋红火。一年到头,能有约2万元收入。尔后,游家栋的生意越做越顺,家庭条件也有所改观。

为了寻觅债主,游家栋曾前往武昌阅马场、积玉桥寻觅当年的店子位置,可时过境迁,那里早已事过境迁。

我年龄大了!再不还钱,恐怕就没机会了。游家栋说,这几年,他曾在亲友眼前唠叨此事,表达还债愿望,但有人觉得多此一举,也有人表示赞同。

为此,游家栋在一个笔记本上,一字一句地写下了一封致歉信。信中,他留下自己的,恳求当年的顾客谅解,愿偿还当年欠下的配餐款。

幺女游丽辉说,2008年,父亲拜托她,按照致歉信的内容,在多个论坛、贴吧发帖,希望寻觅当年的客户,但却没有回音。这么多年,他一直没忘记这件事。欠债还钱,这是诚信和原则问题,我很支持父亲。

今年初,游家栋换了一个智能。在女儿帮助下,他学会了使用,他在本报集群里广发消息,我希望借《楚天都市报》一角,帮我这个老头弥补遗憾,圆一个还债梦。

我特地去了银行查询,十多年过去,当年的200多元就算存在银行,产生的利息也有不少。游家栋坚定地表示,只要能找到债主,他愿意登门致歉,并5倍偿还当年的欠款,以了却16年的心愿。

我看过你们信义兄弟的报导,去年又看了你们老李还债的报道,更坚定了我归还这笔钱的决心。斜阳照进小屋,坐在小板凳上的游家栋点上一支烟,眼光有神,仿佛有所期盼。

16年前的客户你们在那儿

游家栋回想,自己的配菜公司,当时送菜时间是每日中午,配餐费每月260元的是三菜一汤,每个月360元的是四菜一汤,每个月420元的是五菜一汤。

6名客户,或多或少都欠他们一些配餐款,其中有3人,我印象比较深。他说,一个是住在武昌螃蟹甲电信职工宿舍的女客户,当时订餐标准是360元每个月,现在应当有60多岁了。一个是水果湖老干所的女客户江婆婆,当时就已退休了,现如今应有80多岁了。

而印象最深的债主,当属武汉音乐学院的一名女教师。

游家栋回想,这位女教师在1995年成为自己公司的客户,身高约一米六八,当时年约40岁,家里有一个10岁左右的女儿,最早住在音乐学院里面的小平房,后来住到家属区三楼。她应该是教声乐的,工作很忙,当时我上门送菜时,经常看到学生在她家里练嗓子。游家栋说,算下来,这位女教师,现在应该年约60岁。

更让游家栋惭愧的是:这位女老师是在公司发出停业通知前两天,到公司交了260元的配餐款,她家当月的配餐一次都没有送过,公司就关闭了。

16年,时过境迁,很多细节已在记忆中变得模糊,800元退款却愈来愈重地压在游家栋的心头。本报在此吁请知情者联系本报(:)提供线索。

痛经量多是什么原因
产后预防感染什么药好
人流后恢复要多久
经间期出血吃什么调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