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捉神记第两百七十八章一枪秒掉李公公

2020-01-30 00:19: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捉神记 第两百七十八章 一枪秒掉李公公

变身,与周围景致相融。

变影,行动间如影随形。

变光,化作一片光,无法窥其形。

陈默虽然对口诀领悟有限,但是内息催动如汞珠,恰恰弥补这快短板,让他可以提前完美的把隐踪步使出来。

当然,如果陈默真正破开隐意的话,那就能达到武神之下的武者都不能发觉的神奇地步。

龙蛇击内息心法,配合隐踪步,陈默整个人进入一种玄妙的境界当中。

他很快悟出,要真正领悟变身、变影、变光三诀窍,一味苦修、钻研是没有用的。

这跟人的阅历有关,比如说变身,变成或者让别人以为你的世界上任何一物件,你首先必须熟知这些物件。

一念及此,陈默回想到林老师房间那么多惟妙惟肖的大小石雕以及竹编的小物件就明白,那是林老师平日揣摩万物之形的手段。

格物致知,才能变身、变影、变光,一瞬间陈默心中豁然开朗。

可是,这方面他恰恰缺乏。虽然他出身高贵,是陈家嫡系血脉,但自小并没有接受陈家严格的家族教育,就是一放牛娃。

这一方面使得陈默对那些草根如虎威雇佣团等人很容易生出亲近之心,对陈敖以及各骄横的世家子弟往往发自内心的反感,而另一方面,他粗浅的知识,使得他想问题往往难以想深想透。

正是因为这样,陈默才每日坚持一个时辰在药长老的书房看书,他已经在尽量弥补了,但是跟那些自小接受教育的世家子弟比起来,还是差距不少。

要不然的话,龙蛇击的内息心法他早已掌握,隐踪步的身法口诀他也掌握,却没有想到两者结合就可以产生近乎脱胎换骨的变化,而这都是因为受智识浅薄限制的缘故。

陈默当下决定,以后要花更多的时间来学习。最好是系统的学习。而这个时候,他在云海宗就需要一个师父。

可惜,原本宗主要收他为徒的,现在看来。只得再找机会了。

半盏茶功夫,陈默进入一片峡谷。双脚刚刚踏入,心头一紧,一片“叶子”从两边的山崖上坠落。然后一个锦服美貌少年凭空出现。

好诡异的身法,陈默双眸没有惊惧之色。相反露出兴奋的精芒。

“小子,跑得很快,而且……”锦服少年嗓音尖细。犹如少女,身子斜对着陈默。纤纤双手相互剔着闪着寒光的指甲,“而且很诡异,差点就让你漏过去了。”

“你是谁?”

“你可以叫我李公公。”

陈默目光微凛。眼前这似男似女的是一个太监!而且,似乎是……北厂的太监。

早在罪城接受皇室一个月礼仪培训的时候,当时那司礼监的太监无意中说过北厂的太监。

北厂与黑衣卫是秦武帝的左膀右臂,黑衣卫人数众人,遍及天下各州郡,主要负责监视世家以及武者。而北厂人数较少,主要负责监视朝中文武大臣,甚至还包括皇室成员。

“哈哈,你小子知道洒家出自何家了。”李公公剑眉一竖,道,“既然知道,还不束手就擒!”

陈默急急后退。

他每退一步,这李公公就恰到好处地前进一步,就好似闲庭信步,浑身上下散发出纯而又纯的罡气。

武道五重青龙境的武将!

“你一个武道五重的武将,好意思为难我这武道三重的武士?”陈默立刻大声道,脸上现出慌张的神色。

“平时的确不会为难,但是谁叫你们陈家做下这泼天大事呢?合该洒家得头功,正好在这云海宗外门试炼地办事,你小子又好不好一头撞进来,认命吧!”李公公说着,双手就朝陈默抓过来。

爪意!

领悟了武意爪意的武道五重的武将,这是要神仙魔鬼一把抓啊,陈默心中顿时生出逃无可逃的想法,就好像那一双手片刻就组成了一张天罗地一般。

陈默是曾经遭遇过爪意的,那个在虎坑埋伏等待自己的杀手,就是一个初悟爪意的武者,可惜刚刚领悟就在陈默与小白联手之下饮恨收场。

难道现在,他要被一个领悟爪意多年的小太监给抓死?这就是所谓的武者因果循环。

不!陈默心中发出一记怒吼,脸上却继续露出慌张的神色,身子继续后退。

李公公名叫李德才,并不是小太监,今年已经三十六岁的,因为太监独特生理结构驻颜有术,才跟十七八的少年一般。

说起这李德才,北厂四大黑手之中虽然只居末坐,但在朝堂之下也是鬼见愁一般的人物。

他之所以来到外门试炼地,是正好路过此地,想着厂督大人的寿诞临近,从拍卖行购得的东西不够有诚意,就到这试炼地来看看。

没想到这一来,却是他的福气与运气到了。

三皇子秦无敌的提亲团团灭,皇室的雷霆震怒紧接着就会下来,至于下到什么人的头上,李德才稍稍一分析,云海宗两个陈家子弟就绝对逃不掉。

很快,他就打听到陈曦就在试炼地的消息,而且就在二区,他正准备过来,没想到就碰到了陈默。

他虽然没有见过陈默,但是像他们这些机构的人,自然有陈默这等人的影图,因而认得。

李德才天赋都集中他一双手爪之上,只要一伸手,没有他不手到擒来的。

因此在他看来,陈默已经是他盘中餐了。

虽然传言陈默如何如何,又是废柴中的天才,攀交上神使等等,这些李德才都不看在眼里,落在他手里,哪里还有跑?

李德才狞笑着,并带着一丝异样的妩媚扑来,然而就在这时,他心里忽然感到一缕危机升起。

怎么可能?

一个武道三重的小子会给自己造成威胁?

太玩笑了吧。

就在这一刹那,陈默动了。

这一动,李德才就只来得及看到一道残影,然后就感觉喉咙一甜,然后整个身子顿住,瞪大了眼,道:“怎么回事?”

残影不是陈默的身法,而是他手中的霸王枪,李德才惊讶无比地看到枪尖上带着一点红。

那是血吗?是自己的血吗?

李德才笑了,怎么可能?他可是北厂厂督之下四大煞星之一,怎么可能会被一个废柴小子一个照面就伤到了?

这太荒谬了!

不对,刚才那小子挺出一枪,快极,超出李德才的想象。居然,好像是武神才具有的速度,这怎么可能?

李德才开始恍惚了,耳中却开始后知后觉地响起龙吟一般的啸声,然后身子就有些站不稳。

那一枪,居然如巨浪一般掀打,而且这股庞沛的力量是霸王枪后撤之后才感觉到。

天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这怎么可能?

李德才万万没想到会他会落入这样的下场。

自己身体很糟糕,肯定是受重伤了,走,赶紧走,就算是把面子丢尽了也要走,没有了命有面子有什么用?

“啊!”李德才发出一声惊呼,然后用手去捂自己嗓子眼,一道血箭猛然喷了出来,“咯咯……”

李德才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怎么会这样?

李德才刚刚从南边回来,把一个告老还乡的老臣一家三十六口都给灭了。

这家老臣就是说了一些顶撞皇上的话,想平平安安地回去,怎么可能?

李德才杀掉所有人后,留下那老臣唯一的乖孙儿,他不顾那娃娃痛哭,活生生的用手指甲切割下他的头颅。

切口一如既往的完美,让李德才叹息良久。

而现在,终于轮到他了吗?

对于今天这一幕,李德才设想过许多次,对面也许是一个武尊,甚至是一个武神,他死得很凄惨但同时很壮烈。

李德才从未想到,他就这样死在一个废柴罪族小子手上。

这小子身上,一定有大秘密,自己大意了。

这是李德才脑海最后的一个念头,然后倒下。

看到李德才倒下,没有半点声息,陈默就像是全身的气力被抽离,整个身子瘫坐在地,然后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未完待续。)

河北中医学院附属医院预约挂号
克山县中医院
吉林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效果最好
清远能治妇科的医院
江门如何治疗牛皮癣
分享到: